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621维修车间

修理过的东西太多,不记下来怕以后忘记

 
 
 

日志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2011-10-05 00:29:5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之都

能称音乐之都的城市要么有世界最好的歌剧院,要么有世界最好的音乐厅,要么有最好的爱乐乐团。地球上只有一个城市,那就是维也纳。她同时拥有维也纳国家歌剧院(State Opera Theatre of Vienna)、维也纳音乐厅(Music Hall Vienna)和维也纳爱乐管弦乐团。如果说萨尔茨堡只是“音乐之乡”,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当仁不让地就是“音乐之都”了。

从“乡”里来到“都”里路是漫长的,花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我们到达维也纳时已是1月27日傍晚。在雪光的映衬下维也纳的暮色显得那样的无力,寒冷是绝对的真理,明亮的维也纳街道上少有人甚至生命的气息可以为证。我们一行入住在古老维也纳的不古老一个区的一家假日酒店。从这里感觉与古老相对的高楼尽在咫尺,晚餐就是在其中一个又大又高的“笼子”里解决的。这是一家小鬼子寿司店。老板应该还是中国人。这里招待我们的是吝啬而粗制的食物和傲慢而怠慢的服务。但饥不择食的同学们并没有在狭窄餐桌剩下什么。记得有清蒸鱼,似乎有变质的嫌疑。老沈正在鉴定准备与服务生投诉时另外两桌已只见鱼盘子不见鱼了。同时还动用了我们不少的战略储备。像娜娜之流,习惯资产阶级奢侈生活的几位同学几乎就是和着榨菜下的稀饭。吃过和没有吃过鱼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把这顿晚餐评为最差的。不如意的晚餐并没有对同学们的游兴产生多大的影响,毕竟我们不是来吃的,这一点早先杨导低调的预防针是明智的。生活总是有缺陷的。但缺陷中还是有美感,这需要审美的距离。今天想起来也蛮有意思,有意思的不是这里的饭菜本身而是同学们的狼吞虎咽。文革对所有经历过的人都是痛苦的记忆。但今天过上了准小康生活的过来人每每谈起文革无不眉飞色舞,洋溢着凄美的幸福。我一直有一个不便向有关组织提的建议,就是把韶山冲开辟为文化大革命村。村里重现文革时的革命生活,红卫兵永远满怀保卫领袖的热情戴着红袖章横扫牛鬼蛇神、群众跳着忠子舞早请示晚汇报抓革命足生产、地富反坏右头戴高帽子接受批评作检查劳动改造、大字报满天飞、批斗会处处开、文革时期的报纸充斥大街小巷田间地头、广播里不时传来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游客自愿选择他和她的角色或为群众、或为红卫兵、或为地富反坏右。诚如是,吸引中外游客增加GDP不说,可以反思历史教育后代。隔了几十年的时间距离审视文革的历史,一定可以发现其中可以净化我们心灵的美感。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真正的维也纳旅程是从美丽泉宫(简称美泉宫)开始的。到维也纳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28日早上,雪终于停了,朝霞映照下地上的雪更晶莹明亮。我们请了一个叫方红的地陪。方红导游很专业,或者说其解说的外延很专业。在我们去美泉宫的路上,她的嘴没有闲着。因为我们是从事寿险工作的,其对奥地利和维也纳作总体介绍时投我们所好地加进了当地寿险市场的信息。维也纳市民对保险的“保险”要求很高,小保险公司在这里是没有市场的,甚至奥地利国内的保险公司都不被人们认可。社会主义的一大二公理论看来是适合保险公司的。中国保险业“做大做强”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美泉宫一个多么好的名字。传说1617年马提阿斯皇帝狩猎至此,发现了一座泉眼。如果常喝这泉水,人会长得漂亮(像广告语)。美泉宫因此而得名。“都”里的方导显然比“乡”里的佟导更了解同学们的心思,茜茜成为了美泉宫讲解的主角,也许她本人比姗姗、娜娜、嵘嵘、琼之等茜茜迷更茜茜,以致离乡背井从中国来到这里。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因为《茜茜公主》,茜茜那生动鲜明、活泼可爱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印在我们心里。我们甚至不愿意多想一下,那是茜茜公主——奥地利的伊丽莎白皇后,还是罗密·施奈德——令人难忘的德国电影演员?电影的魅力竟如此之大,致使观众甘愿忽略一段浸泡着泪水的历史,却不愿走出充满诱惑的虚构童话。

茜茜的父亲马克斯公爵生活放浪不羁,并非如影片中表现的那样与希茜的母亲路德维卡琴瑟家庭美满和谐。青春的茜茜也曾向往过美好的爱情,也有过自己的初恋。但由于门不当户不对,这段恋情注定夭折。她的婚姻只能服从家族的利益。

1837年12月25日,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的次女降临人世,这一天既是圣诞节又是星期日,公爵为这个女儿取名伊丽莎白,爱称茜茜。

母亲希望通过他们的婚姻解决一切问题。幸亏,家里有一门好亲戚:母亲姐姐苏菲的儿子弗兰西斯·约瑟夫因其伯父斐迪南一世无嗣而成为奥地利的王位继承人。1848年,因政治动荡,反叛四起,斐迪南一世逊位,弗兰西斯·约瑟夫登上了皇帝的宝座。老姐俩想亲上加亲,巴伐利亚公爵家的长女埃莱娜公主也就是茜茜的姐姐成为皇后候选人。与电影情节一样,在相亲的那一天,埃莱娜公主被打扮得贞淑贤静,谁知,冒冒失失的小茜茜闯了进来。她头上扎着小辫子,身上套着极普通的连衣裙,然而,弗兰西斯·约瑟夫的眼睛看上了没刻意打扮她,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这位年轻的奥地利皇帝将手中的一束鲜花递给了茜茜公主。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茜茜当时只有15岁,接过弗兰西斯·约瑟夫献上的花,她甚至不懂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姨母和妈妈一个劲儿地催问她:你爱他吗,茜茜?她竟天真地回答:“他,我又怎能不爱他呢?他要不是皇帝就好了!”就这样,他们定下了婚约。

成为皇后的茜茜几乎是直接从摇篮里迈上了皇后的宝座。皇太后要求她循规蹈矩,恪守皇家规范,任何时候都要举止优雅,而且还不断剥夺她对孩子的抚养监护权,这使她的精神和情感受到伤害,备感压抑和孤独,厌恶宫里的一切,从而变得敏感和神经质。皇帝弗兰茨·约瑟夫对茜茜的情绪一无所知,也漠不关心,他们之间始终保持一种孩子气的纯净关系。

茜茜这时尚未长成,身高只有1米60,象个玩具娃娃。用未来婆婆严格的眼光评判,她迷人,可爱,但有一个不小的缺陷——长着一口黄牙。美泉宫里,没有留下茜茜一张露了牙齿的肖像或照片。

1854年4月24日,哈布斯堡王朝举行了热烈而隆重的婚礼。面色红润、双唇紧闭的茜茜公主在一片欢呼声和喧闹声中乘船沿着多瑙河顺流而下,直抵维也纳。婚礼冲淡了王室与人民之间的敌意,这朵巴伐利亚含苞待放的玫瑰似乎代表着新的幸福。直到这时,一切如意。

嫁入深宫,成为皇后,对茜茜公主来说,美丽的童话从此消失。繁琐的社交礼仪压得她喘不过气,可怕的孤独紧紧地包围着她。一年以后,茜茜怀孕了,深受妊娠反应的折磨,她终日以泪洗面……女儿刚一出生就被抱走了,婆婆认为她没有能力带孩子。又过了两年,第二次怀孕生女,伴着她的依然只有泪水。宫廷里的人觉得她很笨,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出访意大利时,那里的人民对她充满敌意;只有到了匈牙利,她才见到一张张充满热情的脸。从这时起,茜茜开始学习匈牙利语。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又过了七年,茜茜生了三个孩子,进行了一些正式出访,目睹了一场场血淋淋的战争。婆婆令她憎恶,丈夫忙于国事心不在焉。从这时起,她不再把自己放在被动的境地。她组织了一连串的舞会,有意识地在歌舞音乐中消耗自己的精力;她食欲不佳,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宫廷医生向她推荐肺疗草,并建议她到马德拉群岛接受日光浴。

茜茜得了奔马痨就是一种急性的肺结核,眼看就要不行了,奥地利民众没完没了地追问:“皇后在哪儿?她怎么样了?”他们却听不到答复。有两年的时间,茜茜在有温泉的城市、希腊的岛屿和娘家辗转漂泊,终于,她从死神手里逃了出来。

在她重返维也纳的那一天,10个管弦乐队,14000名手持火把的运动员欢迎她。她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和弗兰西斯·约瑟夫达成协议,从此有权挑选陪伴自己的宫廷命妇;有权管教孩子;并且争取到了自由,直到这时,茜茜发育完全了,身高1米72,满头秀发。接下去,她为了恢复窈窕的身材进行了艰苦的努力,每天早晨5点起床,练剑、游泳、做体操,还坚持洗冷水浴。茜茜变得成熟而完美,摄影师为她留下的一张张美丽的倩影还保存在美泉宫。她乐意与爱犬或自己的兄弟拍照,却很不情愿同丈夫合影。

但是,为了对孩子们有所补偿,茜茜从匈牙利回到奥地利。她给丈夫下了最后通牒:必须在母亲和妻子中间作出选择。弗兰西斯·约瑟夫终于和母亲摊了牌,孩子们这一次彻底回到了茜茜的身边。然而,对于他们的独生子鲁道夫来说,这时已经为时过晚!孤独、恐惧长期缠绕着他,与父母陌生以至不能沟通,政治抱负无法实现,更要命的是没有自由的爱情。鲁道夫越来越消沉。1889年1月30日,在离维也纳24公里的迈耶林,有人发现了鲁道夫和他的情妇玛丽·费采拉的尸体,他们双双自杀了。

茜茜没有赶到出事地点。直到王子下葬时,人们才听到她对着棺材发出伤心不解的叹息。从这时起,她和儿子一起死去,留下的只是一个日渐衰老的躯体。

身为奥地利皇后,茜茜与那些维也纳贵族不一样,她发自内心地热爱匈牙利,她欣赏那里的音乐、马匹、骑士,欣赏布达佩斯的巴洛克式建筑以及那里的色彩和节奏。她在内心深处对这块土地的热爱恐怕还和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有关,此人便是安德拉希伯爵。

1867年,根据奥地利和匈牙利统治者之间达成的协议,奥匈帝国建立。在6月8日这一天,匈牙利宰相安德拉希伯爵将一顶王冠戴在了茜茜的头上。匈牙利人选择了她,她从此成为匈牙利女王。在维也纳,她经常受到抨击;而在布达佩斯,她受到的是崇拜。

茜茜开始到处游历,越来越象她的父亲,喜欢做诗、骑马、欣赏犹太人。她和丈夫不经常见面,弗兰西斯·约瑟夫身边始终有情妇相伴。一晃又是九年。

谢幕的时间终于到了。1898年9月10日中午,茜茜准备乘船离开日内瓦。她走出旅馆,仆人拿着行李,宫廷命妇陪伴在身边,她们缓步向码头走去。就在这时,死神向她走了过来;一个名叫卢伊季·卢切尼的意大利莽撞的无政府主义者为了“一鸣惊人”,把奥地利皇后选做靶子。这样的“一鸣惊人”既不是空前也决不是绝后。奥匈帝国皇子在萨拉热窝被害,美国总统里根被刺相继重演。卢切尼终于等来了茜茜,他猛然拔出锥子,对着她的胸部戳去,锥子又尖又细。茜茜甚至都没有什么痛感,“他想干什么,想要我的手表?”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走到船上。可是,刚一上船,她就倒了下去。身边的宫廷命妇连忙解开她的衣襟,发现胸口上有一个很小的血点。船长命令船掉头回岸,人们用担架把她抬回旅馆,在旅馆里,医生切开了皇后的肘窝动脉,血不再往外喷涌……茜茜死了。

没有多少人参加她的葬礼。弗兰西斯·约瑟夫皇帝在她下葬前剪下一绺头发保存起来。我要问,在这一生中,茜茜爱过他吗?从她对他的态度和她留下的诗句中看,答案是否定的。

这些也许琼之、姗姗、嵘嵘、娜娜等同学们是不相信也不愿看的。我无意破坏同学们也包括我自己心中茜茜美好形象和童话般的爱情。童话般的茜茜公主恐怕只属于电影。真正的茜茜堪称传奇人物,而她的一生绝不是一部童话。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离开美泉宫时,太阳懒洋洋挂在半空,气温好象开始反弹。我们继续预定的旅程。大巴来到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前,维也纳音乐厅就在旁边。由于维也纳音乐厅的开放时间在下午,导游调整了行程,转到环城林荫大道。环城林荫大道有4公里长,57米宽,围绕着维也纳老城区成为新旧城的分界。这里本来是旧城墙,当年在抵抗土耳其奥斯曼军队围攻维也纳时曾是重要防御工事。后来,随着奥地利帝国和奥匈帝国的发展,维也纳的人口也越来越多。从1858年起,旧城墙开始被拆除,修建起环城的林荫大道。沿着“维也纳美丽的戒指”两边散布着维也纳最重要的建筑:霍浮堡皇宫,国家歌剧院,艺术历史博物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国家议会,维也纳市政厅和广场,皇家剧院,爱乐协会音乐厅,城市公园等。霍浮堡皇宫在Burgring这一段。一下车就可以看到罗马柱组成的城门,里面就是皇宫。通过城门来到英雄广场眼前就是霍浮堡皇宫了。直到1918年,这里一直是奥国皇帝的居住地。皇宫的最早的一部分是些中世纪的城堡,现在只有一些屋顶被保留下来。后来哈布斯王朝的势力不断扩大,皇宫也越造越大。其中最新的一部分是在1890年前后为茜茜的丈夫建造的。但茜茜的惨死和日渐衰微的帝国,沉重打击了弗兰西斯·约瑟夫。主人没有了当初的心情,直到死也不曾来过。1938年3月15日,希特勒在这新宫的阳台上宣布奥地利从此与德国合并。当时英雄广场上的人群向希特勒欢呼致意。电影胶片真实记录了这段奥地利人不堪回首的历史。《音乐之声》就是以此为背景,艺术的表现了奥地利人民的不屈不挠。其实,奥地利成为了纳粹血腥恐怖和屠杀的帮手。只有斯蒂芬大教堂的墙上的“05”( “0”代表了字母O,“5”代表了第五个字母,这个字母就是“E”。在那个特殊年代,OE就是代表Oesterreich,代表奥地利)的铭记了奥地利人民的反抗。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今天霍浮堡皇宫是奥地利总统的办公处。其余部分作为会议和展览场所以及文化设施,如珍宝馆,国家图书馆,西班牙骑马学校等。我们没有去总统办公楼下WC享受奥地利老太太对中国游客的免费待遇。英雄广场上的两座跃马铜像分别纪念的是,在和土耳其人大战中战无不胜的欧根亲王和成功抵御拿破仑的卡尔大公爵。关于欧根,他与拿破仑、希特勒并列成为对欧洲影响最大的三个矮人。欧根原是法国人,因为太矮被法国军队拒绝后来到奥地利发展,从传令兵发展到元帅为女皇玛丽亚·特蕾西亚的“日不落帝国”立下汗马功劳。至于卡尔,就更有意思了,拿破仑是英雄,打败过英雄的也成为了英雄。这就像奥林匹克运动场上的规则。我实在没有办法读懂人类的历史,毕竟战争不是奥林匹克竞赛。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站在英雄广场顺着欧根的眼睛眺望只见远近都有直冲云霄的尖顶,最远处就是圣斯蒂芬大教堂。这是维也纳的象征,它坐落在维也纳市正中央,故又有“维也纳心脏”之称。我们看到的比哥特还哥特的尖顶是教堂的南塔,高137米,其高度仅次于科隆教堂和乌尔姆教堂,居世界第三。

圣斯蒂芬大教堂始建于公历十二世纪,最早的建筑部分是现在的大门和左右两侧的门墙,为罗马建筑风格。哈布斯王朝统治奥地利后,又对教堂进行了重新扩建,修建了南北两座高塔。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我们没有乘坐圣斯蒂芬大教堂的电梯俯瞰维也纳的全景也没有听到“普默林”大钟浑洪的钟声。转到霍浮堡皇宫对面,有两幢左右对称的建筑:艺术历史博物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两座博物馆之间是为纪念奥地利唯一的女皇帝玛丽亚?特蕾西亚而建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群塑像,那最高处坐着的主人头戴皇冠手持权丈就是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是奥地利历史上很有作为的一位女皇,她的著名格言是“宁要中庸的和平,不要辉煌的战和”。要在大国争霸群雄蜂起的近代欧洲维系古老的帝国于不坠,靠得就是这种心态。女皇还有一个头衔就是“欧洲的外婆”。玛丽亚女皇养育了16个儿女,而且女儿最多有13个。女儿大都嫁到欧洲其它国家成为王后。我这里用了一个“嫁”字,不是中国历史上的“和亲”。虽然情形有本质的不同,但结果还是差不多的,就是促进了文化交流与融合。历史上与中国中央王朝有“和亲”关系的地方现在都基本上统一到中国的版图了。欧盟一体化也许就是玛丽亚“外孙”们的家庭集会。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在女皇座像周围,有许多同时代的文武官员等重要人物的雕像。文官站立手持文书,武官骑马手持宝剑。女皇把治理国家和讨伐敌国的任务都授权给他们,自己当起了英雄母亲。在座像靠近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那侧,有几个小天使模样的雕像,他们是奥地利最杰出的音乐作曲家格鲁克,海顿和莫扎特。显然,音乐与艺术也是女皇生活的最爱。方导说女皇还特别重视教育,现代欧洲的义务教育就是从她开始的。

有了昨晚的参照,中午饭显得特别丰盛。这是一家位于街角的中餐馆。两面临街的大玻璃窗使内部空间宽敞明亮。墙上大红的双喜字有一种亲切温馨感。饱餐之后的同学们没有忘记居安思危地用数码相机将红烧肉打包,准备到意大利时望红烧肉止馋,就照片下饭。

与中午饭同时结束的是方导的景点联系历史和文化的滔滔不绝。道别方导我们再次来到维也纳音乐厅。这是奥地利维也纳最古老也最现代化的音乐厅,是每年举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法定场所。始建于1867年,1869年竣工。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式建筑。外墙黄红两色相间,屋顶上竖立着许多音乐女神雕像,古雅别致。1870年1月6日,音乐厅的金色大演奏厅举行首场演出。1872年到1875年间著名音乐家勃拉姆斯曾负责组织音乐厅的演奏会,应该算是音乐厅的第一任总导演。1939年开始,每年元旦在此举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后因战争一度中断,1959年又重新恢复。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维也纳音乐厅果然高贵而傲慢。因为没有预约,作为团队的我们成为恕不接待的对象。同学们的坚持不懈为难了杨导。杨导没有了唱歌的腼腆,巧舌如簧地争取到音乐厅的通融。至于他与音乐厅工作人员说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如果他说我们是从遥远中国来的一群音乐爱好者甚至夸张说小有音乐天分一定不会打动见怪不怪的管理员,相反如果说我们是一群根本不懂音乐只是看热闹的古老东方来的游客倒有可能感动他。因为真话是最有说服力的也最能感动人。

厅内安排了工作人员用德语和英语的讲解,也许是表达能力的关系,用英语讲要简短得多。我没有完全听懂他讲的内容,而是专心调动我贫乏的音乐细胞感受这里的音乐氛围。金色大厅只是维也纳音乐厅的最著名的一个厅。我们参观时正好有现场排练。金色大厅呈长方形有三层楼高,称为“鞋盒”设计,一层是大厅左右两排罗马风格的美女雕像作为立柱,二层只有四周的包房,三层是空的左右两边都是高大的窗户可以透过自然光。金色是这里的基本色调,使整个大厅金壁辉煌。金色大厅因此得名。在我看来这里的一切似乎都饱含美妙的音符,此时此刻音符们忍不住要崩出来。13555……《蓝色的多瑙河》的旋律在我耳旁响起。

约翰·施特劳斯最著名的圆舞曲《蓝色的多瑙河》家喻户晓,是施特劳斯创作的四百多首圆舞曲中最著名的一首,写于1867年。现在人们常听到的是管弦乐曲。其实,这支曲子当初是作为一首男声合唱曲写成的。当年,奥地利维也纳男声合唱协会,急需一首供表演用的合唱圆舞曲。当时,约翰·施特劳斯已经创作了大量圆舞曲,于是大家提出最好请约翰·施特劳斯来写。“合唱协会”的指挥赫尔柏克找到这位著名的作曲家,请求他为“合唱协会”创作一首合唱圆舞曲。当这一要求提出以后,约翰·施特劳斯并没有马上答应,虽然,他早就想写一首以多瑙河为主题的作品,但是人家要求他写的是一首声乐曲,而他过去从没有写过合唱。经指挥一再请求,他才答应试一试。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蓝色的多瑙河》的故事因多瑙河而起。多瑙河流经中欧多个国家像一条蓝色的绳子串起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珠子。维也纳就是这些珠子中最灿烂夺目的一颗。作为奥地利的母亲河,多瑙河用她的蓝色乳汁哺育了作曲家。那湛蓝的河水,两岸如诗如画的风光,人们平凡恬静的生活,古老动人的传说,施特劳斯像投入母亲怀抱般常常泛舟波涛之中,流连忘返。正是作曲家对母亲河的深厚情感成就了伟大的作品。

好奇的观光客不仅关心下鸡蛋的母鸡更关心母鸡的饲料。如果说《蓝色的多瑙河》是颗金蛋,那施特劳斯就是下金蛋的母鸡,多瑙河不舍昼夜流淌的就是母鸡的饲料。每一个到奥地利来观光的游客总是希望能够早日看到这条河。我们就是这样的好奇者。从金色大厅出来开始了这好奇之旅。先是绕道一多瑙河支流小溪边的街心公园,瞻仰约翰·施特劳斯塑像。果然是下金蛋的母鸡,作曲家身着燕尾服,拉着小提琴,全身上下金光闪闪,俨然一名金人。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我们到维也纳的第一天晚上就看到了蓝色多瑙河,朦胧中,与其说看到的还不如说是想象的。今天我们来到多瑙河边心情激动不已。冬天的河水没有了夏天的桀骜不逊。微风徐来,平静的河面荡漾着鱼鳞般的涟漪,夕阳映辉,与长天一色的江面千万颗珍珠闪闪烁烁或隐或现。河边除了我们没有其他游客,那成群结队的鸽子应该是这里的“主人”。主人非常懂得待客之道,大方地与同学们合影。我不认为这是主人的热情,而是寒冷僵化了她们活跃的本性,看她们个个缩着头懒洋洋的。对面是联合国城,据说是奥地利政府建成后以很低价格(几近无偿)租给联合国使用。这是一种很好的吸引外资的经济模式,姑且叫作“筑巢引凤”模式,很值得国内一些致力发展地方经济——“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父母官借鉴。最左边是高高的电视塔,应该是维也纳最现代化建筑的象征。因为这模样的东东似乎每个国内城市都有,并不特别让我侧目。只是因为在维也纳,那高窕个儿,崩克式的外形显得很异样而已。

晚上我们就是在联合国城附近的一个中国园子里就餐和“杀人”。这是一个中国园林式建筑名曰:四川饭店。夜色中我没有弄清她的整体模样。我们对建筑规模的惊讶最后得到了证实,这里原来是四川省政府投资结果,后来因为经营不善才资本主义化的。真是一资就灵,现在生意红红火火。我们的晚餐继续了中午上升的走势,牢牢封在涨停板。一个长长的桌子上铺着洁白的桌布,一盘盘香喷喷热呼呼饭菜很快就摆满了宽敞的桌面。我们围着桌子四周,间距很宽松,非常有利于双手左右开弓,大干一场。席间少不了欢快的说笑,特别是谢团脸上充满了四川人的自豪。让谢团优越的是团长的四川老乡在这遥远的异乡给了我们幸福的晚餐。遗憾的是服务生不是四川老乡,谢团的乡音没有引起他的共鸣。据说大厨们都是四川老乡,他们的劳动成果激起了我们的共鸣。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没有不散的筵席。但同学们就是不舍得散席,于是老沈提议“杀人”,工具是服务生的名片。残羹冷炙还没有撤去,狼窝边就杀声阵阵了。杀的结果无非是冤死者众,杀手消遥。除非小戴、蔡蔡、老朱等不小心成为了杀手,因为同学们宁肯冤死也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就像对阶级敌人一样“秋风扫落叶”。同学们尽情地杀个昏天黑地,只可怜了那服务生。我们用他的名片自娱自乐一定伤害到了他的自尊。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一直将他的名片带回来国,珍藏起来。这里我要代表我们全体同学说一声:小兄弟,对不起。

作为生长在红旗下的同学们,我们对资本主义世界有冲动、有向往更多的是好奇。但我们对资本主义的世界的理解走了两个极端,腐朽的和奢侈的。尽管腐朽和奢侈都是贬义的,但同学们一定感叹那无处不在的艺术气氛,这就是奢侈的结果。我赞同老马的人民群众创造历史和文化艺术的论断,更不怀疑是剥削阶级的奢侈和鉴赏力让文明的奇葩没有因时间的灰尘而凋零。今天我们所向往的不就是这奢侈的结果吗?

对美好的和谐的社会的向往是人类的共同理想。欧洲人也不例外。奥地利和欧洲的许多媒体还叫它“红色的维也纳”。这不仅是因为维也纳的市徽是红色的,更主要的是市政府一直为社会民主党当政。所谓“红色”还指社会民主党执行了一套全面的社会福利制度,包括普建市属民宅,学校教育和医疗制度的改革。其中1930年建造的“卡尔·马克思村”是这类市属民宅的突出一例,在当时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在维也纳市的建筑中占有很重要的一席。欧洲作为老马思想的故乡,拒绝了老马的主义但认同的老马的理想走了另外的道理。今天的欧洲物质的丰富与老马的理想比我们更近一些,大学里还在讲授老马的理论。

我们认为理想和主义是不能分的连体双胞胎。但这样的生命体没有足够的生命力。

回到酒店同学们还意欲未尽“杀”气未消,集中到越越房子里杀将起来。为什么选越越的房间呢?越越同学昨天晚上住的房间没有窗帘,因此越越同学担心被异国异性偷窥整晚没有休息好。今天投诉的结果就是换了一间大套房,这就当然成了“杀人”场。杨导对杀人游戏也很积极,特提供了红酒和花生营造酒吧气氛。但杨导的小恩小惠没有收买到同学们的心,杨导在第一轮时因为成为杀手比较激动,发出了不正常的声音被老百姓公决了。今晚的声音学说成为了同学们辨别敌友不二法门,结果可想而知,冤魂遍地。只有一场夫妻相残的杀戮最让人难忘。第一次玩“杀人”的赵忠同学在老谋深算的老朱引诱下用残忍手段将赵太给做了。小赵具有杀手的禀赋比杨导深沉多了,两手沾满杀妻鲜血却不动声色,不时作为妻伸冤状把可怜的同学们一个个冤杀。一场场吃人和被吃的悲剧反复上演,都忘记了鲁迅夫子的教诲。

 

特别说明:本文文字作者为朱团副,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

                 文中照片为78621所摄。

 

更多内容请见:

《欧洲旅记-引子》(仅博友可阅)

《欧洲旅记-追日之旅 》

《欧洲旅记-赛纳河畔(上)》

《欧洲旅记-赛纳河畔(下)》

《欧洲旅记-伟人故里》

《欧洲旅记-大学之城》

《欧洲旅记-工业丰碑》

《欧洲旅记-茵河之桥》

《欧洲旅记-音乐之乡》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欧洲旅记-水城风光》

《欧洲旅记-鲜花之都》

《欧洲旅记-罗马假日(上)》

《欧洲旅记-罗马假日(下)》


欧洲旅记-音乐之都 - 78621 - 78621维修车间
  评论这张
 
阅读(10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